荔波枇杷大丰收,疫情逆市突围,热销全国各地

时下,正是枇杷成熟季。5月17日,走进荔波县朝阳镇八烂村,家家户户都弥漫着枇杷丰收的喜悦。满山的枇杷树上,挂满了纸袋包装的枇杷,轻手剥开,眼见熟透的果实,缀在绿叶之间,格外诱人。散布在枇杷林里的采摘工人们,正麻利地采摘果实,装满车后就直接运到山下的枇杷收发中心。

  而此时,在八烂村的枇杷收发中心也是一片忙碌景象。早已放满了当天从山上采摘运来的枇杷,一筐一筐的枇杷快铺满了场地,合作社各户的工人们正在进行分拣、包装。

  枇杷喜获丰产,热销全国各地

  八烂村枇杷种植大户覃建凡家近五十亩的枇杷迎来了丰产,产果期以来,每天在他家的枇杷基地采果的就有数十名工人,另一边,在合作社的枇杷收发中心,也同时雇用十几名工人帮忙剪果、分装,忙得不可开交,“这几天忙咧,今年预估产量有4到5万斤,能比去年多出1万斤左右。”因雨量充沛,光照充足,加上管护水平的提升,和覃建凡一样,不少果农喜获丰产笑逐颜开。

  枇杷种植是八烂村的重点发展产业,枇杷果成为了每家每户的致富果,种植大户取代了打工大户的地位。截至目前,全村种植枇杷450户,面积1.5万亩,人均6.7亩。

  4月底枇杷进入产果期以来,八烂村万亩枇杷销售并未让果农发愁,这就不得不提到弘信土枇杷合作社。

  果农只管种好果,合作社负责统一销售。覃建凡满脸笑容地说,“有了合作社,我们都不愁销。按件算,合作社卖给客商多少钱就算给我们多少,每件仅扣除5块的管理费,合算。今年,我估计毛收得有20万吧。”

  合作社按照“合作社+农户”的方式,实行产销分离,由合作社提供技术服务、统一组织外销,农户自行生产,价格随行就市,合作社仅从销售的水果中每件提取5元钱作为合作社经济收入。

  “4月29日以来,我们合作社平均每天近3000件枇杷发往全国各地,最高一天近4000件,到现在,已发出3万多件,按每件25斤计算,目前,通过我们合作社销售枇杷超85万斤。”弘信土枇杷合作社理事长何树奎告诉记者。

  在枇杷收发中心的货棚里,经过合作社质检合格的枇杷正“整装待发”。产果期,不少省内外客商直接入驻场地,现场验货装车,随即,发往全国各地。

  福建客商朱薪露这个月9号就来到这里驻场收果,“荔波枇杷品质好,今年是第二年来了,已发走5车了,一车大概5-6吨,预计今年要收果30吨。”福建枇杷产果期一般自2月份开始至4月底结束,荔波产果市场刚好是从4月底开始。福建收果一结束,他就会“无缝连接”到荔波收果。

  多年来,荔波枇杷产业已积累了稳定的客商市场,像朱薪露这样,一到荔波枇杷产果期就来收果的客商不少。

  疫情逆市突围,多方发力助销

  这些天,荔波枇杷火热销售的场景,是多方助销带来的喜人景象。受疫情影响,获得“丰产”,又要保证“丰收”,荔波枇杷市场今年也遭遇了不小的考验。

  “要200件?现在没有了哦。”何树奎的电话这几天都接不过来,产果已接近尾声,基本上还要货的,他都回绝了,现在,销售真的也是“供不应求”,可就在几天前,他却是“愁得发慌”:在今年旺果期最集中的几天,弘信枇杷合作社也出现了短暂一两天的压货情况。

  原因何在?荔波枇杷长期以来,除了省内市场外,主销市场在上海、浙江、重庆、湖南、广东、广西、福建等地,但受今年疫情影响,有一部分客商进不来,影响了市场总销量,特别是丰产多出的量,带来了比往年更大的压力。

  “丰产原本是好事,但受疫情影响,很多谈好的老板过不来。我们社的量大,旺果期最大那两天,果子就熟在树上,销售不完不敢采,不采果子又会坏,我们着急啊。”疫情的影响,何树奎感触最深,虽说“船大好抵浪”,但作为全县最大的枇杷合作社,货压下来,压力最大的也是他们。

  现有的市场“吃不完”,“丰产”变“丰收”就成问题,如何突围解决?当地党委政府为此也是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助销枇杷市场疫情逆市“丰收”。

  接到合作社反馈压货问题的第一时间,作为枇杷主产区的朝阳镇迅速组织召开专题会研究安排、落实措施,书记、镇长直接当起“枇杷推销员”,“朋友圈”卖起货,积极出击,发起干部群众采购,助推枇杷县内“热销”,仅两日销售枇杷6000斤,缓解果农鲜果短暂积压问题。

  “真的解了我们燃眉之急,我们向党委政府反映后,他们就立即发动干部群众采购,帮助我们减轻压力,第三天,果量降下来,我们的市场就稳定了。”何树奎为党委政府的“及时雨”助销点赞。

  同时,为了拓展销路,应对疫情市场,朝阳镇还积极对接电商资源,帮助打通基地“线上”平台,助力枇杷“走出去”,成效也立竿见影。

  王化中是负责朝阳镇区域的顺丰速递员,枇杷产果期以来,他每天接到电商订单,都往基地跑,“来基地,十多趟了,电商下单我们就来,通过我们的渠道,基本上两天之内就能送货到家。”经由快递发达的网络,印着“荔波五星枇杷”精美果盒的枇杷,每天从产地直发,发往全国各地。

  “政府对接电商,也帮我们走了不少量。”何树奎接着介绍说,疫情是考验也是机遇,下一步,我们也想在电商上发发力。

  为助销枇杷,朝阳镇还通过举办枇杷节聚集人气、提升影响力,通过直播带货、展销等线上线下节会营销,助力疫情期间枇杷热销。

  “我们要从‘有’到‘优’,把朝阳枇杷品牌树起来,下一步,我们还打算引入一些枇杷产业链企业,助推枇杷产业品牌化、精品化发展。”朝阳镇镇长莫茂杰表示。

  而前不久新成立的荔波县枇杷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也开始发挥资源联动作用。枇杷联社由包括弘信土枇杷合作社在内的6家枇杷合作社组成,社长蒙会棋说:“联社刚搭建起来,资源共享这块,今年就起到作用,比如,有些社着急用材料但外调需要时间,通过联社,我们及时协调其他社的资源先过来支援。搭建平台的目的就是共享资源、信息互通、形成合力,大家一起把荔波枇杷产业做大做强。”

  荔波枇杷作为荔波县重点打造的精品水果产业,目前,种植面积达2.7万亩。据有关部门预估,2022年预计枇杷总产量达1.1万吨,产值预计达1.7亿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