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1. 专题首页
  2. 文章浏览

王星虎:探索多元化研究路径 关注学术理论前沿

作者:时间:2021-04-06来源:黔南州社科联

探索多元化研究路径,关注学术理论前沿

黔南民族师范学院教授、贵州省学术先锋  王星虎

  作为一名以教学兼科研为主的高校教师,我始终把自己的时间与精力放在培养人才与科研上。人文学科虽然没有自然科学那样对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产生直接的作用,但对人的思想文化与社会发展有着长远的影响。随着文化遗产保护的复兴及文化产业生产与服务的兴起,文化为社会经济的发展迎来了春天。在黔南这块土地上,有许多古遗址、古建筑、碑刻、文书、手稿等物质遗产,更有口头传统、民俗节庆、传统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多方位打造民族文化精品,提升文化品位。

  黔南州文化遗产位居全省前列,文化遗址、碑文、谱牒、文书、古籍手稿等得到了搜集与整理,但大多数还有待深入的研究。黔南州现有国家级非遗项目14项、省级非遗项目58项,州级非遗49项,县级以上非遗300余项,其中水族水书、布依摩经得到很好的整理与研究,许多节庆民俗、歌舞文艺、民间技艺的挖掘与展演,其精品意识的打造和影响力日见显著。但是部分州级、县级的非遗文化,在名录的命名、渊源、内容与形式、审美意义与应用价值等还存在命名随意、类别混用、同类重复等现象。当然对民族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先申报,先保护传承是当务之急,而详尽的探究可以随后,我们要明确其地域独特性与相邻地区的相似性,厘清渊源,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全面深入探究,提升内涵,打造精品。同时,要顺应时代的发展与多媒体的应用,让非遗歌舞与技艺自然入驻社区、广场,鼓励抖音、微信等受众群体的创作热情与宣传,举行相关活动表演与评比,加强政府、学校、社区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并且通过戏曲、歌舞改编、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多样化形式,让非遗文化得到更多群众的认可与学者的关注。

  二、着重本土文化实际,努力创造文化原生环境。

  近年,随着旅游业的繁荣与文化产业的推广,文化遗产带动了许多古迹基础建设与园区经济复兴。而有些县级与乡镇的古迹破坏较为严重,又因缺乏文物意识与指导,重修造成了二次破环;有的挂牌立碑后,缺少适当的修缮与日常管理的资金与团队;有的无视古迹存在原生地,另辟地盘集中修建,失去人文地理的底蕴;而有的花了大量资金恢复基础后,其经营与管理等成了问题。在非物质文化的保护与传承方面,个别技艺情况还较为乐观,但有些需要多人配合完成的大型歌舞、民俗表演等,偶逢重大节日需要展演时,难以形成固定的团队;一些民族文化培训班表面看上去办得很好,却脱离了它原有的文化环境;特别是口耳相传的民间文艺,传承人出现严重的断代现状,青年人为求生计远离文化故土,老艺人一旦去世,这些文化就濒临危机。当然,有些文化保护与传承要考虑到它生存环境的变迁、仪式的简化与消失、民俗意识形态的变化。非遗本是民间自生自在的文化,政府、单位、企业、艺人、学者都不可能时时能参与保护和传承它,其环境的营造、仪式的恢复、民众意识的觉醒、传承人的兴致与坚守都需要回到民间文化的语境本身,应搭着非遗保护的政策,紧跟乡村振兴的步伐,趁热打铁,落实成果的转化与应用,让非遗文化保护与传承真正落到实处。

  三、关注学术前沿,加强文化研究的学理化。

  文化遗产近年来出现研究热潮,每年的社科项目申报,各个专业对地方文物、民族古籍、民间文艺的关注层出不穷,这种交叉学科视野下,使得一些问题得到多方位的探讨,然而一些研究者往往打擦边球,基础问题没有搞明白就套用各种理论随意解读,地域文化、民族文化只是其研究的幌子,其理论论证与应用对策也往往缺乏实地调研,成果转化与应用最终只是空中楼阁。有些研究者观念老化,方法单一,用的还是几十年前的陈词滥调,这里并不是说旧方法老经验不好,理论再高的民族民间文化学者,都要向民间老农请教。在此说的是,学者要关注本专业学术前沿,就拿民间文艺的调研来说,以前只重视歌舞、民间神话、史诗、故事等内容与形式的记录,记录好就可以回来,拿到书斋思考写作。现在国内外“民族志理论”“口头程式理论”“表演理论”的兴起,要求还要关注文化主体所在的原生态语境的“本真性”、具体语境中文本的变异、传承人的日常生活与仪式变化、民众的心态与表现等。这些又恰成为我们当下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方向。同样是研究水书,同样是研究布依摩经,为何中国社科院的专家做得高深些?主要是我们缺乏问题意识与对学术前沿理论的关注。我们作为土生土长的,或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探求者,在“自我”与“他者”之间,应发挥我们熟悉当地民族语言、文化习俗、思想意识等优势,提升自己的理论素养,关注学术前沿,使我们的学术研究提升到更高的学理空间。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在民族地区,在民族文化复兴的今天,在文化遗产保护和乡村振兴政策扶持下,相信我们一定不负时代使命,尽一个人文研究者的责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