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1. 专题首页
  2. 文章浏览

卢延庆:牢记嘱托砥砺前行 开启黔南民族文化发展新征程

作者:时间:2021-04-06来源:黔南州社科联

牢记嘱托  砥砺前行 开启黔南民族文化发展新征程

黔南州非遗中心主任、贵州省学术先锋  卢延庆

  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春节来临的喜庆时刻到贵州省视察,亲切看望各族干部群众,给我们带来了党中央的关怀和慰问。这次考察既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我省脱贫攻坚任务如期完成的高度肯定,更突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贵州“十四五”迈上新征程的期盼,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是贵州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作为一个普通的非遗工作者,习近平总书记在黔西县化屋村扶贫车间对绣娘的一番话让我激动不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特色苗绣既传统又时尚,既是文化又是产业,不仅能够弘扬传统文化,而且能够推动乡村振兴,要把包括苗绣在内的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好、发展好。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饱含了对贵州民族文化的厚爱,同时也给予了全省非遗保护工作者巨大鼓舞、巨大激励,为我们开启民族文化新征程指明了前进方向。

  一、摸清家底,深入研究,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上闯新路。

  黔南历史悠久,境内居住着43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59.8%,民族文化绚丽多姿,异彩纷呈,这里有被誉为“土布上青花”的惠水枫香染,有被誉为“东方探戈”的苗族长衫龙,有世界最长年节的水族端节,还有名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都匀毛尖……为了保护珍贵的文化遗产,早在1997年,我州民族文化工作者便深入基层,对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曲艺、戏曲五个艺术门类进行深入调查,组织编撰黔南州民间文艺集成。2005年,我州在总结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编纂工作经验和成绩的基础上,广泛动员文化工作者、文化志愿者、地方土专家深入田间地头,对非遗项目做“体验”、写“家谱”,目前,全州成功申报非遗项目382项,其中,国家级15项、省级111项、州级179项,非遗总量位居贵州省第一方阵,然而这些非遗项目仅仅只是黔南文化宝库中的冰山一角。

  目前,我州已圆满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正全面迈向乡村振兴,如何才能闯出一条新路?这不仅需要我们有敢闯敢拼的精神,更需要我们具备博览古今、古为今用的能力。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强调:“要讲清楚中华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因此,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如果不能扎根基层摸清家底,我们拿什么来讲清楚我们的根与魂?如果没有深入研究,失去了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我们拿什么来支撑自己一路奋勇拼博、勇往直前?如果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我们拿什么来实现“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上闯新路”?

  二、建全队伍,夯实基础,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在乡村振兴上开新局。

  在脱贫攻坚任务圆满完成的历史性时刻,习近平总书记对“十四五”乡村振兴开局工作作出了明确的部署:要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要发展壮大扶贫产业,拓展销售渠道,加强对易地搬迁群众的后续扶持;要推动城乡融合发展,推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等全面振兴。在此过程中,我觉得乡土人才培育,基层队伍建设是重中之重。

  黔南12县市虽然率先脱贫出列,但乡村振兴面临的难度并未降低,核心问题便是人的问题。由于经济欠发达,黔南农村的青壮年因不满足于自身现状而大量外出打工,仅留下老弱病残,许多村寨已成为了名符其实的空心村,这种状况导致的结果便是农村自我发展能力严重不足。没有青壮年的乡村,怎么可能实现振兴?因此,村民要回流,乡村就必须有留得住人的产业。“特色苗绣既传统又时尚,既是文化又是产业,不仅能够弘扬传统文化,而且能够推动乡村振兴。”习近平总书记高屋建瓴地为文化工作者指明了道路,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民族文化资源既是各族人民重要的精神财富,同样也是弥足珍贵的物质财富,而这样的资源黔南非但不缺,相反异常丰富,只是缺乏将其转化成能够凝心聚力的产业的人才。为此,我州出台了《黔南州好花红文化人才选拔培养管理办法》《黔南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管理办法》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实施了“千名文艺骨干”培训,主动将州县专业人才下沉到基层一线;开展了文化工作者、民间文艺家、民间绣娘、民间歌师、民间匠人等不同类别的人才评审和认定工作,截止2020年,全州共开展传统技能培训9000余人(次),共评定代表性传承人999人,其中国家级8人、省级48人、州级154人。随着乡土人才队伍的不断健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新局面初步形成,一批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的“好花红”民族品牌开始形成规模效益,并涌现出以水仙马尾绣公司、亘蓝母图蜡染公司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本土企业,民族文化已然成为乡村振兴的又一活水源。

  三、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以后发赶超的新时代精神在实施数字经济战略上抢新机。

  跨入新时代的今天,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在精神文化层面愈加多元,快速、便捷、精准的数字化浪潮势不可挡,深刻改变着文化的生产和消费方式,尤其在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更是加速了整个文化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速度,“传统文化+数字经济”正成为青年消费型风尚,例如,视频博主李子柒借助中华传统文化田园“慢生活”成功赢得了国内市场和赞誉;再如600岁的故宫借着文创周边产品成为“网红”,故宫口红、故宫盲盒等文创产品充分利用“社交平台+电商”的模式,吸引了大批年轻用户的关注和追求。借助强大的网络,民族文化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重新焕发出旺盛的生命力。

  为了推动贵州更快更好地发展,贵州省十四五规划将“大力推动旅游产业化”作为重要的工作目标之一,这是我州民族文化发展千载难逢的机遇,然而面对得天独厚的自然和文化资源优势,如何运用数字经济的全新理念审视旅游产业,如何从文化的层面对旅游资源进行提炼,从而形成具有黔南民族特色的、文化品位较高的旅游产品,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2016年,国家批复贵州建设首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短短5年时间,贵州便成功探索出大数据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贵州模式”。黔南文化和旅游如何才能在实施数字经济战略上抢新机?我认为必须紧紧抓住“大数据”这个牛鼻子,充分发挥贵州在“文化+旅游+科技”建设方面的先行优势,将我州文化和旅游资源搬上网络,利用数字技术赋能景区、景点和村寨等,探索“云观展”“云旅游”“云观影”等模式,培育数字景区、数字村寨、智慧旅游、数字博物馆等“线上文体游娱”新业态,不断升级文旅资源、文旅服务和文旅活动的数字化,做好线上线下融合,丰富供给层次,让传统价值与时代需要对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才能更快更好地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才能打造出数字经济的黔南样板。

  四、天人合一,美美与共,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出新绩。

  我州地处云贵高原东南部向广西丘陵过度的斜坡地带,境内森林覆盖率达65%,即是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也是世界上喀斯特发育最典型、最复杂的生态脆弱区域之一,然而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少数民族形成了一整套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其生态文化不仅集中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人与社会和谐”,而且还提供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可持续发展体系,在千百年后的今天,仍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和实际推广价值,如布依族将杉树视为村寨的保护神,并普遍有给孩子认“保爷树”的习俗,逢年过节,父母都会带上孩子专门用米酒、糯米、鸡等物品祭祀“保爷树”。此外,众多乡规民约也在生态保护中起到了规范作用,如荔波县大土苗寨制定了可以网捕和钓鱼,禁止炸鱼和毒鱼乡规民约,并在乡规民约中注明:“以上条款并无明文规定,本地历来说了算数”。这既体现了苗族重盟誓,讲信义的文化传统,更体现了苗族合理利用资源的生态智慧。

  生态文明的核心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它以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为行为准则,建立健康有序的生态理念,从而实现经济、社会、自然的可持续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就曾指出,“我们中华文明传承五千多年来,积淀了丰富的生态智慧。‘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哲理思想,‘劝君莫打三春鸟,儿在巢中望母归’的经典诗句,“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的治家格言,这些质朴睿智的自然观,至今仍给人深刻警示和启迪”。在黔南,少数民族人民是黔南发展的主体,而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又决定了环境保护在很大程度上不能忽略人文和民族的成份,因此,只有充分发挥各族群众在资源利用和生态保护方面的主体作用,以乡土知识、传统技术和根本利益为基础,培育全民生态文明意识,才能使我州生态文明建设具有更广泛的群众性和自觉性,才能真正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必须懂得机会成本,善于选择,学会扬弃,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坚定不移地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要求,才能描绘出具有新时代气息的绿水青山新画卷,才能树立起具有黔南特色的生态文明新标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