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1. 多彩贵州.绿色发展
  2. 文章浏览

贵在“青山” 定有“乾坤”

作者:时间:2021-06-09来源:贵州综合广播

位于黔南州贵定县城西南面的甘溪林场,曾经是贵州省县级贫困林场之一。为了生存,护林还是砍树让林场职工们在纠结和矛盾中煎熬。十年前和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一次相遇,点醒了守着青山过穷日子的林场员工,也点燃了贵定县坚守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的决心,在“富一方百姓”和“守一方山水”间,贵定人交出了自己的十年答卷。

甘溪林场一角

“遥远的地方,我们来到甘溪林场……”

五月的贵定县甘溪林场,苍山翠绿,青木挺拔。

趁着天气晴好,林场退休职工施世芬和老同事们来到林场游玩,看着眼前茂密的森林,回想起在林场工作的往事,曾经认为自己将会在奔走上访中度日的施世芬忍不住感慨。

甘溪林场退休职工施世芬

1977年,16岁的施世芬来到了贵定甘溪林场工作,能够在国营林场找到一份工作让她感到很兴奋,再辛苦的工作条件也让她觉得苦中带甜:“我们刚刚去是给苗圃地栽树子、护林、育苗,11、12月份的时候,哎呀下大凝,我们带去的饭都成冰渣渣,头发好像都是结冰的。”

开荒育苗、护林巡山;夏有酷暑,冬有严寒。寒来暑往,压垮施世芬的不是繁重的护林任务,而是断断续续发不出来的工资。作为护林育林的林场职工,她和同事不得不靠砍树来养家糊口:“砍树的时候,一个人要砍7棵,砍了以后你还要抬下来,小了你拿去买不到钱,没办法也要砍了。

在砍树声中,上百名甘溪林场职工守着青山却吃着“砍伐饭”。国家实行禁伐限伐政策后,以“木头经济”为支柱产业的甘溪国有林场迎来“当头一棒”,没有其它收入来源的林场职工犹如“断奶”的孩子,失去了生活保障。加上历史原因,“不事不企”的尴尬身份,“非工非农”的困难处境,让职工陷入“想脱离,没勇气、没资本;想坚守,没希望、没前途”的困局。

最困难的时候,林场职工必须自谋生计。施世芬和同在林场工作的爱人彭秋荣,一个在贵定街头跑起了三轮载客,一个四处辗转打零工。施世芬说,有时候买米钱都不得不伸手向白发苍苍的父母讨要。“基本都是自谋生路,到处去打零工,做过砖瓦厂啊,有时候又去帮人家饭店洗下碗啊。都不好意思说,反正有时候都没钱买米,就会跟父母要。”

甘溪林场职工彭秋荣

职工生活困顿,看不到未来,林场管理混乱,上访静坐更是家常便饭。加上受市场经济的冲击,国有林场受到诸多限制,逐渐走向衰落,拥有上百号人的国有林场成为政府难以承受的“包袱”。

明明守着一座“金山”,却过着穷日子!这是贵定县历届党委政府班子的“锥心之痛”。

2011年5月9日,这是一个甘溪林场人忘不掉的日子,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来到甘溪林场考察,作出了“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还要在更高境界上做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指示。

甘溪林场一角

贵定县决定用“深化改革”这味猛药去掉这块“沉疴痼疾”,甘溪林场迎来了发展的转机。

2011年,甘溪林场作为黔南州国有林场改革的试点单位,贵定县作出了“政府花钱买生态”的决定,将国有林场定性为财政全额拨款公益一类事业单位,使甘溪林场实现了身份的转变,从生产销售木材到培育管护森林资源,为社会提供公益服务。

“国有林场还没有改革的时候,我们林场的职工平均工资不到1000元,现在已经将近6000了。”思路一变天地宽。贵定县国有甘溪林场场长胡发荣说,重获生机的甘溪林场,改变的不仅仅是老职工们的经济状况:“一个是思路的改变,我们利用国有林场的森林资源优势,成立了森林公园;第二个就是我们生态文明教育这一块,通过改革以后,我们就是全心全意的投入资金资源保护和生态文明教育当中。”

贵定县国有甘溪林场场长胡发荣

走好一颗子,下活一盘棋。

甘溪林场的蜕变,在全县发展的大棋盘中似乎打通了诸多的思路,以绿水青山倒逼工业经济转型,以“美丽经济”引领发展新业态,贵定以“生态+”的创意,写就了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相互成就的大文章。

2011年7月份,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成立,成为了贵定县工业发展的“主战场”以及县域经济发展的“主引擎”。从成立那天开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思路就在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体现无遗。

“天上不能见烟囱,地上不能流污水,空气质量不能有特殊气味。” 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文兴祥说出了园区产业选择的 “三不”政策:“对于产业的选择上面,我们是坚持宁愿牺牲GDP,也不能让环境受到损伤这个理念。”

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文兴祥(右)

近年来,不管是“国际陆港”“老干妈油制辣椒产业园项目”,还是“海螺水泥”“茅台集团贵定昌明玻璃瓶厂建设项目”,一个个重量级项目落户贵定之前,都得过环保关,否则,不管多大的投资额,都会被拒之门外。文兴祥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铝单板的项目,考虑到镀锌它是一个污染的行业,当时来的时候投资可能在10个亿左右,但是我们拒绝了。我们宁愿放弃这种产业,还是坚持我们的底线。”

十年来,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所坚持的绿色环保理念也融入到了园区企业的发展中。

在园区内的贵州皇冠陶瓷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一个硕大的塔型设备正在轰轰运转,这个叫“干燥塔”的设备,就是企业砸重金保障绿色生产的“利器”。贵州皇冠陶瓷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王锋说:“水的话我们是零排放,不管是生活用水,还是污水,我们都能用回收重复利用;第二个热气,我们都能回收利用,就回收来办公楼做供热,宿舍那边也可以用来烧水洗澡;第三个,我们的粉尘全部都是新风系统,污染方面是没有的。”

2018年,占地200多亩的皇冠陶瓷落地昌明。王锋说,原本签约的投资金额是1.6亿元,现在实际投资将近2亿元。而“超额”的部分恰恰就是公司在环保上的支出:“我们单单环保这一块就投了3000多万进去,光这些设备。争取做到的是零污染,零排放。”

贵州皇冠陶瓷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王锋接受采访

目前,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已初步形成以商贸物流业为引领,特色食品加工业、装备制造业、新型建材制造业为主导的“1+3”产业结构,这和开发区始终坚持的绿色环保理念是分不开的。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文兴祥:“一个开发区污染很容易,治理就很难。但是反过来你坚持绿色环保的理念啊,他很多企业愿意到这个地方来。老干妈为什么选择贵定?茅台为什么选择贵定?就是因为我们的绿色,因为我们的生态,因为我们的环保。”

老干妈在贵定的油制辣椒产业园项目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绿色的坚守不仅倒逼贵定工业转型升级,还在贵定的山间滋长出金色的果子。

贵定县沿山镇的刺梨基地

这几天,位于贵定县沿山镇的刺梨基地里,星星点点的白色花朵竞相开放。这片5000亩的标准化示范刺梨基地由本土企业——贵州山王果健康实业有限公司所打造。公司董事长黄训才看中家乡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2011年成立公司,从计算机的“蓝海”转投“绿色”的刺梨产业。“大山里面长出来的纯天然无污染,又是自然界里面VC含量、VP含量、sod含量叫三王圣果,这三种营养成分是人体必需的。”说起刺梨的好处,黄训才如数家珍。

贵州山王果健康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训才

黄训才没有押错宝。如今,山王果已经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长为一家集刺梨生态种植、刺梨系列产品研发深加工、品牌营销与策划为一体的新型农业科技集团。公司现有固定资产1.5亿,采用“公司+合作社+种植户”模式建设生态刺梨基地5万亩。说起公司的发展,黄训才信心满满:“每年我们的销售都是翻番,从2015年投产,当年我们100万销售都没有,2020年将近8000万了,今年我们都要突破三个亿。”

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贵定全县已种植18万亩刺梨,挂果面积4万亩,覆盖65个行政村,受益农户21870户。“贵定刺梨”地理标志已获国家工商总局颁证,已成为贵定县刺梨加工企业公共品牌。贵定县林业局党组书记舒定福介绍,2020年贵定县刺梨鲜果收购3万吨,农户销售收入达1.2亿元以上:“贵定现在刺梨产业引领全省的刺梨产业发展。也看到了生态环境建设给人类带来的福利,才延伸出了这么多的产业出来。”

贵定县林业局党组书记舒定福

生态+工业,生态+农业,生态+旅游……如今的贵定,绿水青山之上,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并行不悖,富一方百姓和守一方山水相辅相成。“10年来,贵定县立足生态优势,把农业、旅游、康养等多方面要素装入生态盘子,做足生态文章,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果。未来我们将在强省会辐射带动‘四化’推进过程中,用好贵定生态金字招牌,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目标,造福人民。”贵定县副县长赵泽敏说。

贵定县副县长赵泽敏

如今的甘溪林场,是黔南州生态功能最完善、森林资源最丰富的林区之一,森林覆盖率达94.6%。在一棵桂花树旁,施世芬和老同事们用一首《桂花开放幸福来》唱出了晚年的幸福:“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过了,我觉得可以也很满意,老来有一个幸福的晚年,过好每一天就行了。”

山王果董事长黄训才始终相信好生态有好回报,计划下更多的功夫在刺梨产业原材料的把关上:“今年开始我们更要规范原材料这一块,在品质上做精做细,你要打除草剂那农残留超标那就不行了。慢是慢一点,我愿意去慢一点。”

贵州昌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文兴祥在忙于招商,也在忙于拒商。几天前,他才刚婉拒了一个20个亿的项目:“现在看起来慢是为以后快步跑积蓄力量。我们现在正在规划做的老干妈综合物流园,预计到2025年应该会形成一个综合产值的20亿以上的这么一个产业园。”

回到顶部